新安晚报和楚天都市报联手为5名被拐卖儿童寻亲

2014-03-21 09:26:20  安徽网 soubao

        3月7日,潜山县警方在县妇联、民政等部门的配合下,成功解救了5名湖北大冶的被拐儿童。本报持续报道引起各界关注,但至今仍没有孩子亲生父母的具体线索。为了帮5名孩子寻亲,本报和楚天都市报联合行动,分别赶赴潜山和湖北黄石市及其下属大冶市寻找线索。与此,安徽湖北两省警方也正积极联动,一起为孩子找父母。

       寻找当年报警线索

       采访地点:湖北黄石、大冶

       进展:大冶2010年有一个疑似警情,但报警电话已是空号;黄石2009年有一条疑似警情,但电话号码停用,费尽周折联系上报警人家属,因其口齿不清,暂无法甄别。

       18日下午,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大冶市公安局,该局宣教科科长万新强听闻潜山一案,当即带记者到信息化办公室,查找当年的相关报警记录。由于嫌疑人交待的作案时间是2008年至2010年7月22日,大冶警方在“警务百度”里将搜索时间放宽至2011年,搜索“失踪”关键词,共有23条报警信息。经民警与记者一一比对后,发现无一符合5名被拐卖孩子的情况。再搜索“拐卖”关键词,只有3条报警信息。其中一条是2010年,有人举报“阳新县有妇女拐卖儿童”。根据报警电话回拨过去,显示为空号。据介绍,可能是举报人已换手机号。看似有希望的线索中断了。

      随后,记者赶赴黄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,重案大队教导员刘清弟查询到4条儿童失踪的报警,也仍无一符合。

      然而刘清弟注意到一条时间为“2009年8月”的警情,是大冶一个姓盛的女子报警,她8个月大的女儿在大冶被人抱走。据嫌疑人程君(真名程建军)交待,她在2009年上半年,从大冶一个叫刘英的女子处抱走一个出生10天左右的女婴。虽然关键要素对不上,但刘清弟还是与盛女士联系,可她的号码也停机,最终民警联系上盛女士家的老人,由于口齿不清,交流不畅,一时无法甄别,民警称“将继续调查”。

      搜寻嫌犯“关系网”

      采访地点:安徽潜山、湖北黄石

      进展:嫌犯程君(化名)仍拒不透露孩子来源,黄石警方想到潜山提审程君。

      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湖北大冶采访的同时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则与楚天都市报的另一路记者来到潜山县采访。

      据潜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程度朋介绍,调查发现,晴晴(化名)、年年(化名)、美美(化名)、荨荨(化名)被拐卖时的交接地点在大冶,只有彤彤(化名)被拐卖时的交接地点在黄石。而除荨荨被拐卖由程君独自一人作案外,其他4名被拐卖孩童均由程君与其“丈夫”施某共同作案。

      由于施某2010年1月23日已因病死亡,极具反侦查能力的程君每次被提审时,均以不知施某从哪弄来小孩为由极力回避。 程度朋说,程君有三个不同的姓名,两个不同出生年月日的身份证,关系网复杂,调查有很大难度。“线索易断,跨省追捕难度大。”程度朋说,现在的人贩子都是兔子不吃窝边草,大多跨省市流窜作案,“现在搜寻她(程君)的关系网,就像游击战,点多、面广、线长,但我们一定会继续为跨省寻亲而努力”。

      黄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教导员刘清弟称,程君有反侦查经验,不排除她交待的情况有偏差,因此她所说的“大冶女子刘英”等是否真有其人,还是未知数。刘清弟检索“大冶刘英”,一下弹出近千条人员信息。“要确定嫌疑人说的真假,可以把这些‘刘英’头像打出来,给嫌疑人辨认。这样既好往下追查,也可辨别真伪。”刘清弟说,“如果潜山警方同意,我们可赶去提审程建军,家乡的警察,甄别她说的话真伪稍容易些。”